主页> > I生活帮 >从公社到文化潮流中心 >

从公社到文化潮流中心


2020-06-17

从公社到文化潮流中心

【撰文/许育华Yuhua Hsu  摄影/Bonnie Chiu.Yuhua Hsu】

 

对尚未认识柏林的人们而言,布兰登堡大门才是柏林地标;然而,对熟悉这个城市、喜欢混和布尔乔亚与波希米亚风格的人们,位在柏林市中心Mitte区的哈克雪庭院(Hackesche Höfe),才是这个设计之城的代表地。

 

今年是柏林围墙倒塌的25週年纪念,四分之一个世纪过去了,全世界都在看这个德国首都会变成什幺样子;执掌市长职位13年、即将卸任的Wowereit将柏林打造成一个「贫穷却性感」的城市,不向资本主义靠拢,宁愿保留公园而捨弃外资开发建案,没有数不清的百货公司,反而是比纽约还多的艺廊,若要说「透过设计力量而改变街区生活」,整个柏林市可能都是範本!城市里有太多以艺术与设计为业的人们,外国大型事务所也都选择在柏林开设据点,他们让柏林充满创意、自在、与众不同的气质,例如在伦敦、柏林两边生活的知名建筑师David Chipperfield就说:「柏林不够美,在各方面也都还不够完整,但也因为如此,它比巴黎与伦敦都要开放得多!」

 

对尚未认识柏林的人们而言,外型像是巴黎凯旋门的布兰登堡大门是柏林地标;然而,对熟悉这个城市、喜欢混和布尔乔亚与波希米亚风格的人们,位在柏林市中心Mitte区的哈克雪庭院(Hackesche Höfe),才是这个设计之城的代表地场所,一处既充满历史又日常的美丽风景。

 

20世纪初的理想建筑

 

哈克雪庭院诞生于1906年,在已经工业化及都市化的当时,这栋建筑物是首创的摩登集合住宅形式,传递着「向更好的居住空间致敬」建筑理念。德文里的Höfe等于英文里的courtyard,意指中庭或庭院,是柏林特有建筑形式,住宅以ㄇ或口字形建构,中间为庭园,确保每间公寓、每一面都有着良好採光。哈克雪庭院里头一共有八栋不同尺寸大小的庭园建筑(Höfe),皆为五层楼高,每个中庭都有花园、绿地或喷水池,相互连结,创造出和谐的、结合住宅、休闲空间,工匠职人工作室及小规模生意的生活空间。这是德国第一座住商混和区域,带动了周边的商业活动发展,一直到20年代,百货公司、银行、小型工厂、 商店聚集附近,蓬勃发展。

这一带哈克雪市场(Hackescher Markt)区,也是着名的犹太人生活聚落,40年代纳粹党掌权时,哈克雪庭院被用来作为犹太养老院,后来甚至变成犹太人集中地(不是集中营),这段悲伤的历史,至今成为哈克雪庭院重要的史记。1949年社会主义的东德成立,商店都被关掉,这里改为公社,变成人们一起工作、劳动、食堂用餐、共同生活的地点。

 

20世纪末的创意场

 

1989年,柏林围墙倒下,过去的东柏林百废待举,却也充满新希望。隔年,当德国导演温德斯(Wim Wenders)在为电影《直到世界末日》寻找拍摄场景时,他发现了这个东德共产时期被遗忘的建筑杰作,因为他在艺文圈的影响力及电影的成功,哈克雪庭院快速重新被看见,市政府也着手进行修复。

 

「对老东西与历史的尊重」是这座大庭园再生的关键,德国人以「古蹟维修」而非重整的方式对待它,完全不更动任何建筑体与外墙,甚至战争期间留下的弹痕弹孔都一一保留;其中最美、最代表性的第一栋庭园(Hof 1),墙面有着满满Art Nouveau风格马赛克拼贴磁砖,仍维持1907年时建筑师的原汁原味设计与色彩,只做清洁与修补,完全不加油添醋;商业空间要更动室内装潢或结构,也都得向政府申请。1996年,整座哈克雪庭院翻新完成,仍维持90年住商混和的精神,除了餐厅、咖啡馆、电影院、小店、设计师品牌进驻,私人住宅并没有因此被迫搬家,花园也保留得如普通家庭花园,毫无商业化装饰,招牌与告示都小而简单,让观光客彷如进入某一栋柏林住宅般而非购物商场,朴素反而珍贵。

 

虽不刻意限于独立品牌,但群聚效应让哈克雪庭院里的商业空间多是艺术气息浓厚的概念,服装、精工、摄影、皮件、绘画……工作室都有,就算是大型办公室,也多是年轻人主导的软体与创业产业,至今已有四十多家。

 

另一座Höfe,则出让给艺术家们作为涂鸦场,定期换上新的创作,里头的酒吧与艺廊,都兼具着表演场的身份,一场独立小剧场通常只要5欧元门票。颓废搞怪的同时,柏林从没忘记那段犹太历史,除了着名的犹太女孩安妮(Anne Frank)博物馆在此,随处可见的小型纪念碑也见证着哈克雪庭园的惨澹岁月;另一头的Rosenhoefe里则有座玫瑰花园,加上藤蔓造型的铁栏杆,十足浪漫,时尚品牌H&M与MAC就在里头驻足,气氛大不相同。

 

每个人,无论是在地人或观光客在哈克雪庭院,都总能找到自己感兴趣的故事,喜欢的角落,或者得到启发;就算在哈克雪庭园之外,也同样聚集着时装、设计、艺术(温德斯的公司就在走路三分钟距离的地点!)是柏林城市文艺复兴的代表之区。

 

改变街区生活的创新突破点

 

    可亲的价格

在不少亚洲城市,知名建筑物或与古蹟里的商店都不算日常,但在哈克雪庭院里,这个游戏规则并不成立,例如老牌咖啡馆Cafe Cinema,一杯咖啡只要1.7欧,一杯酒也才2欧,比邻近的星巴克还便宜,开到晚上四点,是文艺青年们谈论青春梦想的地方,经常喝了一晚下来花费还不到10欧。或者,里头的小书店仍走实用路线,不因观光客多而商业化,贩卖日报或小文具,住户们不用离开庭院里就能满足需求。

 

    合理的租金

比起欧洲其他首都,柏林在物价方面控制得很好,在租屋部分更是採保护房客主义,一旦签了合约,租金便不能任意调涨,许多早期租房者的合约至今仍维持着当年的价钱,低于当今水平,这也是做小生意的独立设计师们,能够继续创作下去、不因房租压力而妥协的关键。当然,也是市民高幸福感与安全感的来源。

 

    欢迎创作者

在充满漫天盖地涂鸦的庭院里,艺术家可向管理庭园的组织申请创作,例如街头艺术组织Street Art Berin的艺术家们就是常客。但,其实就算素人艺术家们来里头划上几笔、留下符号或创作也不伤大雅,也因此里头能被涂鸦的、贴上贴纸、宣传海报??的空间全被佔满。在充满雅痞的市中心区,能有如此颓废热闹的空间,说明着柏林信仰的自在生活价值。

 

    市政府行销

旅游业为柏林的重要产业,官方提供免费(或小额付费)的专业导游导览行程,他们可不是只走地标古蹟路线的老派导游,哈克雪庭园必定是与布兰登堡大门、美术馆、柏林围墙同等重要的地标;在旅游旺季时,庭院里总是挤满一群群、仔细听着解说的游客,藉由一次一次如传教般的介绍,让这个拥有独特历史的新鲜创意场,传递着柏林的文化、设计性格,深植人心。

  

从公社到文化潮流中心【优质稻米产地大发现】北海道东川町×花莲县玉里镇【Hackesche Höfe哈克雪庭院】从公社到文化潮流中心【天晴的话就去市原吧!】专访大地艺术祭策展人北川富朗设计之都的意义:朝向一座理想的城市【拥抱对市场的想像】身兼设计师与设计总监的品牌整合者柯P与台北

 

 

  

【更多精采内容请上《Shopping Design设计採买誌》官网;欢迎加入《Shopping Design设计採买誌》粉丝行列。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!】


上一篇:
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