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> > X悦生活 >从公民运动反思中产阶级与造反有理的意义 >

从公民运动反思中产阶级与造反有理的意义


2020-06-17

我不喜欢胡搅蛮缠、更不喜欢耍嘴皮子、或吊书袋,但被误读、被误用、被抹黑是个很难让人淡定的考验。看到这几天媒体上、网路上关于近日社运/学运的热烈讨论,加上我在《想想论坛》的〈从「803白T送仲」到「818拆政府」的省思〉一文中,提及对中产阶级的反省所引发的后续迴响,我觉得当下,有几个点迫切地需要被思考和釐清。毕竟,假若我们(官与民)都有共识要奉行西方民主概念和机制,那幺,儘管主流媒体与官方话语机器可以继续强势操作、也极具恫吓力,但他们仍须面对广博而深入的公民思辨与质疑。

从公民运动反思中产阶级与造反有理的意义

第一、「中产阶级」的被污名化。在社运或自称左派者的论战里,中产阶级的被污名化,就像「法西斯」这个词彙的一直被滥用一样地令人背脊发凉。简单说来,「中产阶级」这个词彙较大量的被使用,起自启蒙时期的法国,是中产、布尔乔亚、小布尔乔亚之意。

随着马克思主义思想、韦伯的经济理论、和后续的许多许多其他引申或延用,它的意义愈加丰富和複杂,广义地,除了传统大家以为的小资阶级、中等收入者、公务人员等,它还囊括了高阶工人、各种专业人士、和白领阶级。所以,自认终日被剥削、坐在办公室上班、月领22k的你,是不是中产阶级?不必打工能付出学费、受高等教育、在大学冷气房教室里上课的你,是不是中产阶级?答案是肯定的。因为相对于没田没地、没有生产工具、入不敷出的工人、小农,在这个社会,你是中产阶级。

但是,当我们语带批判地提及中产阶级的时候,我们真的是指所有的中产阶级吗?生为中产阶级有罪吗?当然不是,也当然没有。姑且不论,若要用薪资收入和财产来界定中产阶级,在台湾这个族群的数量正在快速下降中。中产阶级是社会的中间阶层,是拥有相对较高社会资本的中坚份子,所以,当我们在反省这个社会的重要问题时,理应要检视它和对它提出反省。群体中的能者、富者,对群体是有责任和义务的,因为没有一个人可以独自成就天下大业。这一点我必须确切地再告诉你一次:没有。所以不要急着和社会、和大家撇清关係,这个社会有错、有缺失,你、我大家都有责任。

第二、「造反有理」,多幺熟悉的一个词彙啊!是毛主席吗?是红卫兵吗?我相信积极参与社运的成员应该都熟悉它的典故。它第一次出现是在1966年8月毛泽东写信给红卫兵的一封信里,「造反有理」是毛泽东向青年红卫兵示意,认可他们激进批斗举动的语彙,接下来的中国在全国红卫兵的动员下,随即陷入了漫长而扑天盖地的「文化革命」。提这一段历史,不是要把台湾的社运/学运跟红卫兵相提并论,或甚至和纳粹时期的极右派「群众」做比较,任何这幺做的人,都太缺乏历史常识和思维能力了。只是必须提醒的是,当你在群众中大声呼喊的时候,请记得思考一下这些口号的意涵,和被误用、抹黑的极大可能性。

我理解针对失能、无能政府,造反有理的逻辑,也认同。但是社会运动必须随时自我警醒的是不能让自己的行动变成「随机暴力(casualviolence)」,自动提供了当权者轻易抹黑的筹码,进而成了「社会公敌」。这个危险性是真实且庞大的,它不仅对社运的终极目标没有帮助,更给了威权国家机器现成的藉口。军政府宣布戒严、独裁者上台,都在这种状况下发生,世界现代史上从不缺这样的例子,今日的埃及更在热烈上演中。

公民运动是在社会良知敦促下发起的行动,它不仅为社会的不公不义发声,也同时必须对社会负责。没错,贴贴纸、涂鸦、挂活动旗、恶搞、…,只要不伤害人身安全,它的「不得不」都可以有合理性和获得社会大众的理解,但绝对不能是鼓动社会失序的开始。同时,这些举动确切要表达的是什幺?社运的核心成员必须出来说清楚讲明白,而且要讲得非常清楚、非常明白,才会有说服力和正当性,也才对社会有交代。因为,被抹黑成「随机暴力」的抗议行动,对社会伤很大,对社运本身,伤更大。

支持818行动的年轻世代们,试着多做些尝试、交代清楚吧!让大家知道这不是一个御用学者们所谓的「自由的滥用」,更绝不是背离群众的「惺惺作态」。我始终相信台湾社会仍然有一个可诉诸天地公评的普世价值,它是股深层而庞大的力量。别抱怨怎幺说都会被抹黑,他们有媒体,我们有网路。身为反武力、反暴力者,我不嚮往无政府状态。

最后,江院长、李部长,您也为人师表,也为人父母,现在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部会首长,当您的子女、您的学生、您的人民向您表达不满的时候,就祭出法律严厉谴责和重打一掌吗?还是您会拿出一贯强调的「坐下来好好谈」跟他们沟通,试着理解他们的愤怒何来,进而协商调整?您和我们共同都信仰的民主,其真谛是:真理愈辩愈明。


上一篇:
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