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> > U生活派 >「台湾跟韩国关係不好的时候,我会尽量不要在公众场合说韩文」 >

「台湾跟韩国关係不好的时候,我会尽量不要在公众场合说韩文」


2020-06-11

「台湾跟韩国关係不好的时候,我会尽量不要在公众场合说韩文」

台湾社会在近几年来,不断重複的「温故知新课程」:台湾曾是亚洲四小龙的龙头,韩国只是龙尾。但没想到这个小老弟居然在这几年来将台湾远远甩在后头,让一直有优越心态的台湾人,感到不是滋味。再加上各种媒体炒作,还有一直以「韩国行、为什幺台湾不行」的意识形态来报导新闻,让台湾对韩国的敌我意识越来越浓,也渐渐出现了新兴的反韩风潮。

但眼光一直投向日本、中国的韩国人,对台湾反韩风潮有什幺看法呢?他们知道台湾这个岛屿上有反韩的风潮吗?

夏日午后,浓浓的咖啡香气阵阵飘来,杰米俐落地摇晃着咖啡机上的手把,精準调整角度及份量。几分钟过后,一杯混合着榛果香味的咖啡摆在我面前,为这一次的访谈打开了话匣子。

「怎幺样?还不错吧?这是我在纽西兰留学时学到的技术,现在我想将这些技术带来台湾,让台湾人嚐嚐韩国人煮的咖啡。」杰米是一位从高中开始就在纽西兰生活的韩国人,在当地打滚十几年,流利的英文让他身上的韩国气息混杂着些许洋派的味道,感觉比一般韩国人还要好亲近。

「虽然台湾人都很友善,也非常好客,但是他们其实是从心里不喜欢你。」

杰米语重心长地跟我说了这句话。他跟我说,其实在开咖啡厅之前,就已经做过不少小生意,像是韩式便当外送或是韩国料理餐厅等,但最后还是回到开咖啡厅一职,因为这才是他自己的最爱。在这些过程中,他曾经遇过不少挫折,尤其是台湾人反韩的情绪,让他吃了不少苦头。

「台湾人的咖啡工会摆明不喜欢我,不让我加入。所以我在这里只能加入韩国人的互助商会,他们都很帮忙,让我轻鬆不少。」在那次的访谈之后,杰米因为跟摊位承租公司有合约上的纠纷,找我聊了几次天,再次跟我大吐苦水。

「你知道吗?他们根本是有种族歧视,跟我槓上的那个人,我有耳闻到其他人说,他因为不喜欢韩国人,所以才会处处针对我,让我现在不得不关掉我的咖啡厅。」

杰米因为跟承包商的合约乔不拢,再加上双方有了几次口角,最后越闹越大,让杰米找上各大媒体,希望将自己受到的待遇在电视上曝光。虽然有一两家电视台报导了相关新闻,但最后还是不了了之,杰米只能将店面关掉,把自己的轿车打造成移动式咖啡摊贩,转战其他地方。

当杰米很直截了当地跟我说了这样的状况后,我反问他:「既然台湾这幺不喜欢韩国人,那为什幺还继续留在这里呢?」杰米脸上浮现他一贯的笑容跟我说:「唉!没办法,因为我老婆是台湾人,而且,台湾人也不是全部都这样,只不过是有一些极端的案例罢了。跟韩国纽西兰比起来,台湾的人情味很浓厚,我刚过来的时候还是有不少人热心帮忙,其实是一个很棒的地方。」

除了杰米之外,我也访问了一位在台湾长住将近十年的韩文老师,而她对台湾人反韩的风气,又是以另外一种态度看待。

金绿色的妹妹头,加上一身韩装流行打扮,向我走过来并挥了挥手:「嘿!好久不见啊!我们去星巴克边喝咖啡边聊吧?」吉老师是我在台湾断断续续学习韩文多年的老师,她已经到台湾将近十年,在台湾的大学拿到新闻学硕士后,继续攻读她的博士学位。另外,她也在韩文补习班兼职教授韩语,每天都会接触各式各样前来学习韩文的台湾人,让她对台湾的人、事、物有不少想法。

在我们点完饮料,找了一个舒服的位子坐下后,我问了几个比较软性的问题,吉老师也渐渐舒缓原本紧张的心情,我看机不可失,慢慢地把谈论的话题带向比较尖锐的议题。

「妳知道台湾有人不喜欢韩国吗?」

吉老师忽然被我这样一问,看起来有点惊讶,但还是笑笑地回答我说:「我就知道你会问这个问题,我早就有心理準备了。」

她拿起沉重的咖啡杯,轻轻抿了一下马克杯的杯缘,慢慢吐出她的想法:「其实我满常被误认为是日本人,但我都会跟他们说我是韩国人,然后他们的态度就会马上改变,变得不理你。」

「真的吗?那妳有遇过什幺被歧视的案例吗?」

「其实我自己是没有遇到过,但我记得在几年前,跆拳道事件发生的时候,有在台湾的韩国学生被打,也有韩文老师在便利商店被打,而且满严重的耶!」

吉老师皱着眉头继续说:「有时候台湾跟韩国关係不好的时候,我会尽量不要在公众场合说韩文,避免不必要的纷争。」

「那妳在那一段时间出门会特别小心吗?」

「其实不会那幺小心啦,那时候我自己也满生气的,但台湾人也只有在那时候会反应很激烈,其实过一两天就没事了。」

「那妳觉得台湾反韩的状况会一直持续下去吗?」

吉老师看了我一眼,慢慢地点了点头跟我说:「我觉得会耶,因为第一,韩国跟台湾断交的事情还没有被忘记。第二,以前台湾的经济比韩国好,现在韩国超过台湾了,所以才会这样,应该还会再持续一段时间吧。」

我点了点头继续追问:「那妳觉得这样的状况是只有发生在年轻人之间吗?台湾老一辈的人有没有这样的反应呢?」

吉老师回答:「有喔,年轻人有,老年人也有耶。因为有不少老一辈的人都很喜欢日本,所以对韩国没有什幺好印象。以前我认识一位姐姐,她在台湾读书的时候发生过一位教授当面跟她说:『我不喜欢韩国人,请妳不要来上我的课。』」

我听到吉老师的这一番话,惊讶地下巴都要掉下来了。「真的假的?这幺直接?这样没有侵犯人权什幺的吗?」

吉老师露出无奈的表情:「对啊,那位教授就是那种很喜欢日本的台湾人,没办法。」

在吉老师和我分享了她对台湾人反韩情绪的想法和经验之后,后来的几位受访者中,也有不少案例表示台湾人反韩的情绪逐渐增长,而从电视和媒体等媒介也可以看到,操弄双方意识形态的案例渐渐增加。但最常见的,还是在两国的运动赛事上,尤其是台湾认为是国球的棒球殿堂,两国之间有摩擦的消息不断传出。

其实,台湾人对韩国的「恨意」,除了商场上的竞争外,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来自于运动赛事间的龃龉。在二○一三年世界棒球经典赛中,台湾是四个共同主办国之一,因此台中洲际棒球场也是让世界好手前来比赛的场地之一。在争抢前往东京决赛门票的分组赛中,中华队与韩国代表队这两支世仇队伍最后还是碰上了,中华队一直到七局前都以两分领先韩国队,但就在八局下被轰出一支三分全垒打,硬生生被逆转,最终以三比二败给南韩。虽然中华队还是因为「对战优质率」高于南韩队,成功晋级前八强,但在结果出来后,台湾的棒球迷都纷纷上网发表感到可惜的言论。当时的转播球评徐展元还因此落泪,甚至大喊「好想赢韩国啊!」而当红乐团五月天团员玛莎也在脸书贴上歌曲〈输了你赢了世界又如何〉,让大批网友按讚留言,引起迴响。

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出来,台湾人对韩国棒球队有特殊的情感,无论是否会进入决赛,都想要赢南韩队。这当然不是一天两天产生的现象,而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累积,才渐渐有了这样的想法。另外,这种状况也让台湾产生越来越多的仇韩人士,甚至还有不少攻击韩国人的言语及新闻出现在台湾社会中。

一头捲髮,戴着黑框眼镜的泰衡向我走过来用韩文的敬语对我说:「不好意思让您等这幺久。」

「不会,不会,请坐。」

一脸斯文的泰衡放下后背包后,整理一下仪容,开始阅读我为他準备的访问稿,并且若有所思地整理自己的思绪。泰衡是一位在政治大学就读的大学生,并且已在韩国服过两年兵役,和一般台湾大学生脸上带有稚气的样子完全不同。

当我问到泰衡知不知道台湾的棒球队时,泰衡挥舞着双手,表情略带兴奋地跟我说:「当然知道啊,你记得吗?二○一三年的那场世界棒球经典赛,台湾对韩国的那场,我有到现场去看耶。」

「真的假的?那不是很危险吗?你有没有遇到什幺不好的事情呢?」

泰衡皱了皱眉头跟我说,现场的台湾人对他们用尽一切言语侮辱,甚至还以暴力威胁。虽然他不是自己一个人,但还是可以感受到现场一触即发的紧绷感。

「他们骂我们,我们其实也骂回去,很刺激,但还是满恐怖的。」

我惊讶地反问他:「你不会害怕吗?那边都是台湾人耶,不怕被打吗?」

他一副理所当然地回答:「当然会有点怕啊,但这是我们国家的事情,没办法。」

泰衡带着骄傲地说,其实他可以理解台湾人这样的反应,他说他相信在韩国也会有一样的状况发生,说不定还会更极端。

在我听完泰衡的这段经历之后,完全感受到了韩国人的火爆及民族性。在别人家的地盘上居然还敢和对方互骂,真的是非常大胆,若是同样的状况在韩国,我大概只敢在家里大吼大叫吧!到了全部都是韩国人的球场,我想,我应该还是只会默默当个小中华队球迷。


上一篇:

下一篇: